麻醉签字已经一小时了,等候中,很害怕,希望我一生的运气都给爸爸,抗过这一关,希望没转移。求上苍可怜我的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