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两年零七个月。跑了两年零七个月的那个男人在今天早上打电话过来了,是个浙江的陌生号码。我平稳的接听说"喂你好"
"是我,##"
我:"嗯"
"我们分居这么几年了,这事该了了。"
我:"你想怎么了?"
"我们分居也这么久了,说实话是一点感情都没有了,拿离婚证比较好。"
我:婚肯定是要离得。当初跑的人不是哟,一直不在家的也不是我。
"我现在回来了,我不在家你可以找我爸妈"
我:"找你爸妈?挨骂吗?打电话过去就骂我,我还会打第二次?"
"我爸妈说你从来没有打过电话。"
我:呵!
"你说这个事怎么解决"
我:你想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换过电话号码,微信,扣扣。想解决早就解决了,我现在要上班,没时间谈。
他把电话挂了。我浑身发抖,我以为我放下了,可是没有,一想起来就觉得委屈难受,当时把我丢病床上跑的人是他,一去不回的是他,从未联系的也是他。
电话挂了没几分钟我躺在床上不敢想那几年的生活,婚肯定是要离得。接到短信说"你要是忙,你约个时间,我来找你,见面谈谈。"
就算见面又怎么样,拿个离婚证从此桥归桥路归路?当年我在医院要转到武汉同济去的时候没衣服穿,回去拿衣服面对着换了锁的门的时候,那种心情谁知道。当年我妈跟手术第六天的我说你跑了电话换了打不通的时候,那种心情又有谁知道。当年我辗转在各个医院接受治疗的时候,只有我妈陪着我,没有钱了医治了,医院说再不交钱就停药的时候,那种心情谁又了解?
一句简单的分居,没感情了,没必要拖着了,我就必须请假回去处理这个事?这是分居吗?这是抛弃吧!
现在我过的很好,上班,下班,稳定病情,发展一点小爱好。生活如此美好,既然当年的你都不急,我现在急个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