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姨妈痛,夜起,睡不着,因病联想起许多事情,遂写文感慨一番。——记三月十日凌晨,雨

到现在,我已经休学半年了,在家碌碌无为,或许是因为吃药的缘故,做什么都不感兴趣,提不起劲头,虚弱无力做事,还有附赠一堆小毛病,苦不堪言。

有时怀疑自己会不会抑郁了,“抑郁症”这个病,看起来似乎每个人都一定程度认为自己有,但大部分只是“抑郁情绪”,不是持续的“症状”。但是“快感缺失”这个指标我的确是有的,越来越无所谓是不是快乐了,伤感的时候要多一些。

前几次痛经还好是在家里,在学校我都健健康康的,身体和我相安无事。痛经,真的是女性半生之敌,高一时我就因为这个,没听过几节正经课,通通回家休息,喝红糖水,缩在床上睡觉。现在是肚子痛,拉稀,呕吐,一并俱全,有时候痛的难受,问我妈能不能割掉子宫什么的,她总是用怜悯的眼神看我,说,傻孩子。然后给我揉肚子,泡红糖姜水喝。

读了一个本二就是不好,早知道读技校学个一技之长也还算得过去。学校里教没教完全没关系,自学也都能懂能过。形式主义和教条一堆,强硬要求你做讨好领导的事情在中国屡见不鲜,该死的官僚。

生病吃药偷偷摸摸,瞒不过舍友只能说自己是慢性病,一时半会好不了,说了又怕被编排。

大部分狼疮病人情绪敏感,喜静。我加上一条,不爱说话。女生宿舍之间,可能人际关系冲突会更明显。舍友半夜十二点还在开黑,玩王者,吃鸡。。。破口大骂。我们病人必须早睡,加上我们一般是早上有课,我经常喊她安静一些,结果这厮跑隔壁宿舍抱怨,有我在,她们都不能说话了,我觉得伤心难过又无奈。谁让学校不肯让人租房子住啊,谁又愿意和她住呢?之前的舍友也因为我不爱说话,不凑热闹,不和她玩,被她联合几人孤立了。还说我性格古怪,我就奇了怪了,安安静静也能躺枪啊。

总之现在我不是很愿意和别人说话,交流,怀疑别人是不是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是不是白眼狼,笑面虎,社会恐惧,见陌生人每天紧张不安,还会一直发抖,和得了帕金森一样,这让我更不想见人。学校里发生太多事情,我不是很想继续上学。不上学,又能做什么呢?

连好好照顾自己都做不到,一直依赖别人做事,离开不了安全区,让我感到自己像个巨婴,一伸手就有人帮我,让我慢慢丧失独立生活的警惕性,有时居然也会有啃老也不错的想法。。。又能啃几时呢?父母已经年近五十,我生病以来,他们老了很多。。。几天前都听到有人喊我妈阿婆了。。。这使我有一种恐惧感,如果父母离开了,不在了,我该怎么办?难受无人问津,没有经济来源,药的钱总是觉得好贵,而且我也还没工作,还没考教资,也当不了老师。我不能干体力活,搬砖不要想了。收银员,也不能站太久,腰会酸,会劳累,也不能坐太久,坐太久也会累。学的专业一点忙都帮不上,有时候就气我自己,怎么这么废材,一事无成。

有时候啊,我就在想,假如我身体健康,强壮有力,学业有成,是不是就不用让家人这么担心我的未来?假如我内心强大,成熟稳重,是不是就不怕人心难测,前途渺茫?

这几天一直下雨,要下半个月,心情沉重许多,每个月都要哭上那么几次,刚刚就哭了,不敢太大声,怕吵醒父母。因为妈妈说只要我好起来,她就开心了,我就想哭,心里难受。

迷茫,还是很迷茫,不知道什么时候科学家才能研究出根治狼疮的药,什么时候我才能彻底好起来,我以后要怎么度过每一天,什么时候,才能让父母不在衰老?

生老病死,非尽人事可变。

也许多年以后再看一遍这篇短文,会嘲笑自己敏感矫情,多愁善感呢?

生活还要继续,祝我们所有人都赶快好起来!





本文系作者授权觅健(www.mijian360.com)发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