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癌对于中国人而言,是所有医生与患者的“不可言说之痛”。


作为中国发病率最高的五种癌症之一,肝癌极具“中国特色”:全球近一半患者在中国。因此,有人称肝癌为“中国癌”。我国肆虐的乙肝病情以及特殊的餐桌酒文化成了肝癌发病的温床。


肝癌还有个最为致命的特点:早期极难被发现!目前,在初次确诊的肝癌患者中,仅有20%可以通过手术进行根治,近80%患者一经发现就属于晚期,失去了治愈的机会。


所以,我国的肝癌防治形势非常严峻。也正因为如此,肝癌治疗的每一次进步对我国而言都至关重要。


过去十年,肝癌治疗可谓油盐不进:


在2007-2017的十年中,肝癌唯一获批的靶向药是索拉非尼(也就是多吉美),而索拉非尼的疗效也并不出众,III期临床数据显示其客观缓解率2%,差强人意。


相比新药不断的肺癌,肝癌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确实当得起“绝症”二字。


所幸,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从2017年起,肝癌终于被医学研究者们打破了壳,露出了破绽,多个重磅靶向和免疫治疗药物相继获批。


靶向治疗药物


从2017年开始,在全球范围内,陆续有仑伐替尼、瑞戈非尼和卡博替尼获批上市,用于肝癌的一线或者二线治疗,其中仑伐替尼和瑞戈非尼已经在国内获批上市。


1
仑伐替尼:打破一线治疗的僵局


仑伐替尼,俗称乐伐替尼或者E7080,是一个多靶点的酪氨酸激酶受体抑制剂。它的出现,彻底改变了肝癌一线治疗缺医少药的尴尬局面,为肝癌患者提供了更优的选择。


全球多中心的大型三期临床数据显示:相比于老药索拉非尼,仑伐替尼的客观缓解率是索拉非尼的3倍有余(40.6% VS 12.4%),无进展生存期较索拉非尼相比提高了1倍(7.3个月VS 3.6个月)。基于该临床数据,2018年8月,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仑伐替尼一线用于晚期肝癌患者,打破了自2007年以来肝癌一线治疗尘封十年的僵局。


image.png


更值得一提的是,针对中国肝癌患者(乙肝病毒感染多),仑伐替尼的中位总生存期是15个月,而索拉非尼只有10.2个月,提高了4.8个月,成为了为中国肝癌患者“定制的”抗癌药。因此,2018年9月,中国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批准仑伐替尼作为晚期肝癌一线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