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上周五中午感觉退不舒服,走路走着感觉半边腿有点麻木,想着因为腰椎有骨转移,不敢大意,下午立马到宜昌市医院去住院检查,医生怀疑与腰椎骨转移有关,说要拍核磁共振看,但核磁共振要等到周一才能拍,就只打了营养液在医院住着。在周六、周天的时候妈妈也还只是一条腿麻,周一上午做了核磁共振,等结果开始是腿痛,后来变成肚子痛到胃痛,吃什么吐什么,医生开了护胃的针和止痛的针,打下去后痛的好一点,药效一过越发痛,到周一晚上开始从胸腔以下都开始痛,两条腿痛的没有了知觉,上厕所大小便失禁,医生还是一味的打止疼针,一天打三针都还是止不住痛。


      周一下午腰椎核磁共振结果出来,他们说要等到周二会诊后确定治疗方案方案,然后妈妈又忍了一晚上的痛,到周二早上主任来会诊,说可能是急性脊椎炎,体内有积水,要脱水,从周二才开始上甘露醇,打上之后疼痛减轻了,但是妈妈两条腿依然麻木没有知觉。


      也是周二我才给武汉之前看病的医生打电话,他一听妈妈情况就说还检查什么,这种情况一听就要立马脱水上甘露醇,拖越久对神经损伤越大,我好后悔没有早点跟他说或者早点把妈妈带武汉来,如果早点来就不会到两条腿都麻木的地步。为什么周五就去了医院,医生就是不知道立马上治疗呢?难道凭经验不能确定这是腰椎引起的吗,明明知道腰椎有转移,直接先把甘露醇打着不行吗?从周五挨到周二,越来越严重最佳时机都错过了,妈妈现在腿没了知觉该怎么办?这种责任谁来担?我是不是应该立马把妈妈接到武汉来?她的腿还能不能恢复?真的好绝望,医生为什么这么不负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