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年初开始咳嗽,吃消炎药一直不好,3月份在上海肺科医院首次确诊肺腺癌,两肺多发,纵膈淋巴和胸膜都有转移,右肺有胸水。确诊后感觉一下子坠入地狱,真的很难接受这个事实,因为我从不抽烟喝酒,经常运动,日常保健也比较注意,所以一直在想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导致得癌,这些天才注意到一个事实:楼上楼下有很多老烟枪,他们抽烟都在阳台上,只要他们一抽烟,烟味立马就飘到我家里,而且他们总是一支接一支的抽,以前从没在意这点,现在想想跟抽二手烟是有很大关系的。


      回到治疗上,确诊后立即做了8800的基因检测:EGFR19突变,可以吃靶向药!这个消息一下子把我从地狱拉回人间,让我看到了希望,接着检测到BIM基因缺失(当时我也不懂这是啥意思)而且化疗敏感,医生让我加入了一个实验组,给我开了伊瑞可,这是易瑞沙的国产仿制药,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开始了抗癌的战斗。


      吃药初期大概了解了靶向药的副作用,觉得有了强大的武器,加上各方面的调理,肯定能战胜癌症,甚至乐观的认为吃药半年后就有可能痊愈(我也不知道当时为啥这么乐观)。


      可是抗癌的道路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吃药一个月后我就感觉咳嗽增加,气促,躺下时头胀的厉害,感觉不大对啊,赶紧给医生发消息,但医生也只是让我继续观察,到了服药6周规定的日子拍了胸部CT,结果令所有人大跌眼镜:病情有进展,主病灶增大不少,胸腔积液大量增加!医生结论:靶向药原发耐药。


      虽然我体感不好已有预感,但是也没料到是这样的结果。医生安排了穿刺和抽胸水,并准备再做基因检测,看下一步还能吃什么靶向药。这时我稍微有了点自己的想法,所以建议做二代测序,医生非常帮忙的找了检测机构谈好价钱,但可惜的是我的穿刺样本和胸水样本都不合格,最终只能测试血液样本,无奈的等待检测结果。


      结果还没出来,等的这些天搞清楚一些事情:BIM基因缺失有可能是导致我伊瑞可原发耐药的原因,而且也会导致EGFR各代靶向药都耐药,但是有论文说BIM基因缺失可以通过BH3类药物得到纠正,现在已有BH3类药物上市了,但没看到有人使用BH3类药物来治疗肺癌的BIM基因缺失!BIM基因缺失在亚洲人中发生率只有十分之一,我就是这么幸运的中招,说不郁闷是假的,只能继续找治疗方案,也希望有相同境况的病友们给点建议!这里先谢了!

本文系作者授权觅健(www.mijian360.com)发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