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18年英国的医生报导出一位多发现骨髓瘤患者停止一切临床治疗,改吃保健品姜黄素后成功抗癌5年的案例后,姜黄素抗癌的消息一下子在中国流传开来,越来越多的保健品增加了姜黄素系列,姜黄也一度销量飙升,甚至日常饮食中很多人增加了咖喱、姜黄豆腐之类含有姜黄素的菜谱。

 

仿佛只要有姜黄两个字或者成分里面有姜黄就能抗癌。那么,姜黄或者姜黄素真的能够抗癌吗?

 

答案是:不一定。

2.jpg

我们先来区别一下姜黄和姜黄素。


姜黄≠姜黄素


姜黄又名郁金,属于芭蕉目,姜科的植物,高1~1.5m。一般的中药姜黄是指它的根茎,外形和生姜很像,但切进去就能发现它的肉是橙黄色的。

 

姜黄粉就是把姜黄磨成粉末状,是咖喱的主要成分之一,也是一种天然的色素,自古以来被用于染布等上色工艺。

 

1.gif

图片来源:网络


1815年姜黄素被西方科学家分离出来,人们才有了姜黄素的意识。但到至今从姜黄或者姜黄粉中能提炼出的姜黄素只有2%-5%,而我们日常接触的块状咖喱、咖喱酱中的姜黄成分平均比例为3.3%这说明即使姜黄素有抗癌作用,吃姜黄或咖喱不能达成抗癌目的。

 

这时,你可能会想姜黄或者姜黄粉不行,那我去吃姜黄素(保健品)总可以抗癌了吧?

 

很抱歉,还是不行。


动物试验证明姜黄素抗癌


现在许多国内外的动物实验研究姜黄素具有控制癌症,延缓衰老等神奇的作用,但是目前没有一项严格的临床试验可以证明姜黄素对于人类来说有这些神奇的功效。

 

就拿卵巢癌来说,曾有报道姜黄素可以促进卵巢癌细胞SKOV-3、A2780凋亡,抑制卵巢癌细胞SKOV-3,逆转卵巢癌的多重耐药,增加卵巢癌细胞OVCAR-3/DDP的铂敏感,……可以说解决了卵巢癌治疗的极大难题。

 

但是,这些实验结论都是建立在动物模型的基础上。


临床试验证明姜黄素有效,但不能用于治疗


2012年Aaps  Journal 曾发表出一项关于姜黄素应用于白血病、淋巴瘤、乳腺癌、肺癌等多种疾病的临床试验,结果表明姜黄素对于人体这些疾病的治疗是有帮助的,但是由于其生物利用度差,安全性尚不明确,所以不应用于临床治疗。


为什么不能应用于临床治疗呢?


我们先来看看生物利用度差的问题。生物利用度是指药物被吸收进入人体血液循环的速度与程度。引起生物利用度差的原因有三个。


1、姜黄素在水中溶解度较低,难以进入血液被利用


姜黄素的水中溶解度只有13.76μg/ml,World Environment Day曾发布过一项研究,给大鼠口服400mg姜黄素,结果在服药后在血液中最多只测得5mg,吸收率最多只有1.25 %


假设我们人体的吸收率也是如此,按照很多保健品的推荐剂量8g,最后只有0.1g可以进入人体被吸收。我们不能指望0.1g的姜黄素对人体产生神奇的功效吧。


2、姜黄素在强酸和强碱环境中稳定性差


姜黄素在强酸或强碱的情况下很不稳定,容易反应为其它物质。众所周知,我们的胃会分泌大量的胃液,而胃液的PH为0.9~1.5,属于强酸。姜黄素一旦进入胃里面,大部分都会被转化为其它物质,失去它原本的作用。


3、姜黄素代谢快


既然口服不行,科学家们又尝试了给大鼠进行腹腔注射,直接注入离体肝脏灌注液中等方法。最后的结果是90%的姜黄素在30分钟内被代谢。被代谢不是被吸收而是直接被分解成其它物质,导致对人体有用的成分减少。

 

3.jpg

图片来源:摄图网


国内外的很多科学家们对于姜黄素这些缺点,想了很多补救的措施,如纳米制剂、微乳制剂、脂质体制剂等,但是目前没有试验药物成功并可用于人体的报导。

 

且姜黄素药动学和体内毒性的数据仍然有限,不能用于人体临床研究的剂量预测。

 

科学的发展是日新月异的,希望日后能有科学家找出把姜黄素应用于人体癌症等疾病治疗的方法,相信我们能够看到并用上。

 

4.jpg

图片来源:摄图网


这时,你可能还会觉得虽然科学不支持,可是印度的癌症的发病率比中国低啊,难道不是咖喱的作用吗?

 

癌症的发生是多种因素引起的。就印度人来说,导致他们主要死亡原因是艾滋、登革热、结核等传染病。所以较为可能的原因是他们还没有等到查出癌症就已经因为其它疾病死亡了。而且印度媒体曾表明过他们的实际癌症发病率会高很多,因为有很大一部分人没有被诊断出来。

 

所以癌症的发病率少不是他们的优势,更不是咖喱的优势。

 

写到这里,作为咖喱控的小编翻出自己的咖喱酱打算做一盘咖喱牛肉。虽然不指望你抗癌,但看在你好吃的份上我就不把你丢掉了。

  

文章参考:

[1] Subash C. Gupta;Sridevi Patchva;Bharat B. Aggarwal,Therapeutic roles of curcumin: lessons learned from clinical trials [J] Aaps Journal, 2013 ,15 (1) :195-218

[2] 王翠娟等,姜黄素对卵巢癌细胞SKOV-3、A2780凋亡的影响及其机制, 山东医药,2017,35: 1-4

[3] 马珊珊等,姜黄素逆转卵巢癌多药耐药的研究进展,医学综述,2014,23: 4272-4274

[4]王旗等,姜黄素的代谢研究,中国药理学通报,2003,19(10):1097-1101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